商事法律服务网

因经济制裁而引发的争议调解

发布时间:2014-12-30
从具体案例看调解理念和技巧

--------从具体案例看调解理念和技巧之三

                 河北贸促会调解中心秘书长  孙保国

【调解理念与技巧】

调解应着眼未来、致力于解决问题,而不是关注过去、侧重于责任划分。国际贸易调解中,调解员要理清各种法律关系,探索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推动各方达成和解。

【案情】

某出口企业(以下简称卖方向阿联酋某公司(以下简称买方)出口一批货物,卖方委托了某货运代理公司(以下简称货代)负责订船运输,该货代经过比较价格和船期,将该批货物交由伊朗某船公司(以下简称承运人)运输。承运人出具TO ORDER指示提单后,卖方将提单及其他全套单据交给其开户的国内某银行(以下简称卖方银行),由该卖方银行将单据邮寄给买方指定的某美资银行(以下简称买方银行)进行托收。买方银行收到该套单据后,发现该批货物承运人为伊朗船公司,遂以美国对伊朗正在进行经济制裁为由,扣留了全套单据。货物到达目的港卸货以后,买方却迟迟无法拿到提单提货,已经通知卖方解除了合同。至今该批货物在目的港已经滞港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货物发生贬值,且每滞期一天还要发生滞港费5000美元。卖方认为卖方银行存在过错要求卖方银行向买方银行要回全套单据,并承担赔偿责任,但卖方银行拒绝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卖方向河北调解中心申请调解。

【调解过程】

调解中心受理该案之后,首先经过初步分析认为本案要想得到妥善解决,仅在卖方和卖方银行两个主体之间进行调解是不够的至少还应当将货代也作为本案当事人,遂分别与卖方银行和货代进行联系,邀请他们接受调解。

经过沟通并详细介绍我中心的性质、宗旨、收费方式、调解方式的优势内容,卖方银行和货代都同意接受调解,但卖方银行主张这是货代的责任,认为货代在订伊朗船公司承运时,没有提示卖方存在制裁风险;而货代则主张卖方银行缺乏经验,不应将该套单据交给美资银行进行托收。卖方作为调解申请人则提出:无论是货代的责任,还是卖方银行的责任,反正我的损失得有人来赔偿。调解过程中各方均坚持己见,毫不相让。

鉴于此,调解员首先建议各方先不要着眼于“责任划分”和“如何赔偿”问题,而是让各方都先想想自己能为“解决问题”做出什么贡献?在调解员的引导下,各方认识到尽早对货物做出妥善处理是各方一致目标,并归纳了如下几个可尝试的潜在处理方案:

  1. 鉴于卖方银行与买方银行之间存在长期的业务合作关系,卖方银行积极尝试向买方银行索要退还全套单据;
  2. 鉴于货物已经运抵国外目的港,货代与承运人沟通探索是否可以将货物回运,然后由卖方通过“海事公示催告程序”向中国有关海事法院申请做出除权判决,将货物最终退还给卖方。
  3. 鉴于货代与承运人之间也存在着长期的业务合作关系,货代可积极与承运人进行协商,努力争取比较优惠的“承运人同意无单放货条件”,即为卖方争取少交担保金的情况下放货给卖方指定人。
  4. 鉴于买方已经取消了订单,且回运货物成本较大、手续繁琐,卖方应积极在目的港所在国寻找其他潜在的第三方客户,并根据第1、2、3项反馈情况,通过相应的方式,将该批货物转售给第三方。

之后,各方分别按照各自任务进行了积极尝试,并相互保持密切沟通。卖方银行虽然尝试了多种方法仍未能将全套单据从买方银行索要回来,但其积极尝试的态度得到了卖方的认可。货代经与承运人交涉,反馈回来的消息则喜忧参半:坏消息是承运人表示货物已经卸货,回运存在较大难度,且成本较高、手续特别繁琐;好消息是经过努力磋商,承运人同意大幅度减少无单放货的担保金,而且同意减收部分滞箱费。而卖方经过积极寻找,也找到了合适的第三方客户准备收购该批货物。

最终,各方达成和解:由卖方支付一定数额的担保金,将该批货物转售给第三方客户;为弥补卖方的损失,货代同意减免该笔业务的部分费用;而卖方银行则继续向买方银行索要全套单据,单据一旦退回并交回给承运人,则承运人立即将担保金退还给卖方。

【心得体会】

  1. 调解应着眼未来、致力于解决问题;而非关注过去、侧重于责任划分。

笔者在参加CEDR调解技能培训时了解到:调解与诉讼/仲裁的区别点之一就是两者的“关注点”不同,诉讼/仲裁主要是关注过去、侧重于责任划分,而调解则是着眼未来合作,致力于解决问题。本案调解开始时,卖方、卖方银行及货代之间相互指责,对事情本身却互相推诿观望,调解员很难说服任何一方,可调解空间非常狭窄;但在引导双方着眼于如何解决该问题时,各方则利用自身的优势提出了诸多潜在的解决方案,为最终解决问题做出了积极有效的努力。因此,在今后的调解中,调解员一定要善于找出各方的共同目标,然后引导各方朝着该共同目标努力发挥各自积极作用,争取减少损失、构建和谐的调解气氛,乃至最终全面解决争议。

  1. 国际贸易纠纷调解中,调解员要理清各种法律关系,探索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推动各方达成和解。

笔者认为本案调解得以成功的关键一步在于邀请货代参加调解。试想,如果只按照卖方的申请,仅在卖方与卖方银行之间就责任划分和赔偿问题进行调解,一方面有关法律对银行的额外审查和提示义务没有规定,相信卖方银行一定会坚持己见,拒绝任何赔偿;另一方面指望卖方银行在短期内将单据要回来不太现实,而僵持下去则时间越长,卖方的损失也就越大,直至目的港海关当局有可能将货物拍卖。因此,邀请货代参加调解,并基于货代在风险提示方面确实存在疏忽,其有一定的过错,让货代积极行动起来与承运人进行交涉,为妥善解决问题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途径。在国际贸易中,一般会涉及卖方、买方、卖方银行、买方银行、货代、承运人等诸多主体,他们之间存在着不同性质的法律关系,调解员要具有相关经验,理清各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总结归纳出各自的权利义务及履约情况,调动一切可以借助的力量,寻找出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并最终推动各方达成和解。